说起青瓷大师王传斌,认识他、熟悉他的人,评价都不尽相同。
“王传斌为人谦和质朴,低调豁达,不修边幅,洒脱而不拘小节,富有个性,但他对待作品认真负责,追求完美。”
“王传斌是个奇人。他的奇,体现在形貌上,颀长精瘦,头发蓬生,乱须垂垂,土木形骸,悠悠忽忽。他的奇,也体现在作品上,造型独特,釉色纯美,像一道清爽滋润、静寂亮丽、晶莹蕴蓄的景色出现在眼前。”
“人长得难看,东西做得漂亮;人长得粗糙,活做得细腻。”
“他用纯熟的画笔让一个女人决定一辈子跟着他,他的人物雕塑栩栩如生让人不禁怀疑自己的眼睛,他的青瓷造型别致独具风格,但是他却鲜言寡语不善言谈。”
用这些出自著名陶瓷专家、青瓷大师、收藏者、媒体之口的一连串修饰语来形容青瓷艺人王传斌,可以说一点也不过分。也让我们坚信,他是一个纯纯粹粹、沉醉在自我世界里苦苦寻找青瓷净土的瓷人。
半路出家的“王壶子”
王传斌,高级工艺美术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1962 年9 月,王传斌出生于浙江龙泉。王传斌自幼聪慧,极具艺术天赋。在他很小的时候,与他年龄相仿的男孩子都喜欢一些舞刀弄枪的游戏,而他却有一个特殊的爱好——画画。没有别的素材,他就临摹了大量的小人书(连环画),这些凝聚着当时绘画大师们心血的小人书,成了王传斌汲取艺术营养的宝库,也为他打下了坚实的线描基础。随着年龄的增长,艺术视野的开阔,王传斌的绘画功底日渐厚实并开始发力。无心插柳柳成荫,谁能想到,儿时的爱好,竟成了王传斌青瓷艺术之路的开端,以至于后来,一手漂亮的工笔画使他在当时的龙泉颇具声名。
与其他青瓷大师不同的是,王传斌并非一开始就选择了青瓷创作之路。1980 年,凭借着坚实的绘画基础,王传斌被特招到原龙泉青瓷研究所工作,师从董秉华。刚开始,他只是跟着师傅学做雕塑,但渐渐的,思维开阔、大胆创新的王传斌的设计天分显现了出来,逐渐有了自己的特点。一方面,他的师傅董秉华是以雕塑见长,他很用心去学习;另一方面,当时中国美院、陶瓷学院的一些教授经常来研究所指导工作,他为这些教授、专家做助手,得到了我国著名雕塑大师周轻鼎教授和中国美院雕塑家陈长庚教授的倾心指导,开阔了视野,增长了见识,同时也练就了精准的造型能力。后来,王传斌来到龙泉青瓷一厂专职做器形设计,再后来他又调往装潢厂,做包装设计,一直到1996年工厂倒闭。从工厂出来后,他开过广告公司,南下创过业,复又回到龙泉。2006 年王传斌正式成立个人青瓷工作室,取名“元位”,开始了专业的青瓷创作之路,圆了自己一个青瓷梦。
多年的奔波经历,并没有让王传斌在艺术探索的道路上停歇,相反,他早已将自己内敛、含蓄、豁达的气质完整地融入到自己的设计、作品当中。厚积薄发,由于王传斌在雕塑和器形设计上浸淫已久,他所设计的青瓷器形,典雅新颖、庄重简洁,在龙泉当地独树一帜。
“虽然近两年才开始做青瓷,但是从事青瓷创作少说也有三十年了。”说话的时候,王传斌的眼里透着一股睿气。在他从事龙泉青瓷创作近三十年的时间里,从喜欢青瓷到熟稔青瓷技艺,从潜心研究龙泉青瓷传统造型及工艺到在青瓷造型设计、生产工艺等方面独树一帜,王传斌用默默努力来换取青瓷工艺上的成就。每一件作品,他都力求出新,追求工艺造型完美,釉色纯正。都说作品如其人,初看他的作品觉得平淡无奇,然而细察之下,顿觉其作品典雅、端庄、厚重,他总能把龙泉青瓷润如美玉、莹如翡翠的特色表现得淋漓尽致。
把绘画、雕塑、刻写融于青瓷
在龙泉的元位青瓷工作室里,陈列着王传斌2002 年获第七届全国陶瓷评比铜奖的作品《回纹文具》,2006 年获第八届全国陶瓷评比银奖的作品《那年冬天》,2007 年获第九届中国工艺美术创新艺术金奖的作品《尚礼之作》,2008 年获浙江省首届中青年青瓷创新评比银奖的作品《熏香系列》和《文具》,2009 年获首届浙江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东雕杯金奖的作品《白莲》,2010 年分别获第二届浙江省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天工艺杯金奖、银奖的作品《太湖印象》和《汉风》……获奖作品之丰富,器形釉色之完美,让人流连忘返。单从工艺美术的范畴来说,他已经站得很高了。
青瓷之美,重釉色,重器形,贵在简洁。瓷人之贵,在低调,在豁达,在对青瓷文化的复兴与传承。王传斌凭借其青瓷作品独有的造型和精致的做工迅速聚焦了青瓷鉴赏者的目光。他的作品器形简练,没有半点的拖泥带水;梅子青釉层丰满,色泽纯正,表现出千年古泉幽幽碧水的制胜境界,即便是不懂瓷器的人,也能领悟到一种如玉似冰的自然美感。
最近王传斌所创作的金属镶嵌陶瓷作品“金镶玉”系列,更是熔青铜器的端庄厚重与青瓷的温润如玉于一炉,精妙绝伦,美不胜收,堪称龙泉青瓷发展史上的一大创举,获得鉴赏家的广泛赞誉。
青瓷在其千年之久的发展过程中产生了一大批著名的窑口,每个窑口都有各自鲜明的艺术特征,传统的龙泉窑青瓷有划花、刻花、贴花、点彩、化妆土填白等多种装饰技法,这些技法与龙泉青釉相结合创造出丰富多彩的艺术效果,为现代青瓷发展奠定了基础。王传斌在钻研传统装饰艺术如何创新的过程中,以多元化的视角尝试装饰技法的综合运用,把绘画、雕塑、刻写技法融于一体,用这种全新的、个性化的创作理念注入青瓷创作之中,从而形成新的装饰风格和装饰语言。
“我最早是画画的,做青瓷和画画我认为都差不多,都要有自己的构思,要有不同与他人的特点,要自成一派,即便别人想模仿,也只能是形似而神不至!”瓷如人,每一件作品的出世,都凝结着瓷人的创作之魂、艺人的艺术之风,真正的艺术品是不可复制的,其价值也就在于此。
正是有了这样的心境,我们才会在《那年冬天》的作品中,感受到幽兰的静水上暗浮的纯净、绚丽之美;在《枫叶文具》的作品中,感受到风中飞舞的秋叶,体验到秋色之美和想去抓住飞逝时光的惋惜之情;在《兽耳罐》的作品中,感受到“雪里青”釉似羊脂玉般的温润之韵;在《太湖印象》的作品中,感受到一尊被晨露沐浴、晨曦轻拂而唤醒的奇石,体验太湖山清水秀的美妙景色;在《紫口梅子青文房四宝》的作品中,感受到他是一个热爱自然、懂得生活、享受平静与自然的人……创新艺术无止境
清澈的瓯江像母亲一样,滋养着世世代代的龙泉人。结缘陶瓷三十多年,王传斌一直致力于青瓷艺术的创新和推广,深入研究传统青瓷制作的各种工艺技法。但是谈到青瓷的发展,自然绕不开继承与创新的话题,理论家们“传统的继承”可能只是形式上的,对于陶艺家们则是具体的、实实在在的实践。
“一代瓷人要有一代瓷人的使命,而我们的历史使命就是要在这一代把龙泉青瓷发展起来,作出这代人的特点。”从古艺中汲取营养,却不一味的传承,王传斌在作品中揉入了许多现代美学元素,不断突破自己,让青瓷技术不断创新、不断变化。他就如同在古典与现代的艺园稳步穿行,足印留在瓯江水畔的夜梦边缘,目光落在花草芳香与人情冷暖的高端,心思则漂泊在生命中最柔美的荷颜柳色深处。
龙泉青瓷被视为水与土的结合、人与泥胎的相融、土与火的烧就。一件好的青瓷艺术品更需经瓷艺家构思、拉胚、烧窑等80 多道工序和1300℃左右的高温才能烧制而成,成品率很低。特别是当作品胎越薄釉越厚的时候拿去窑中烧,成品率极低。王传斌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往往一窑都没有一件让他满意的成品。但是,王传斌坚定地表示,“要对自己负责,更要对喜欢你作品的人负责。”
“艺术一如炼丹,才华只是火候,药石还需采集。”这话用在王传斌身上,可谓一毫不差。“龙泉青瓷以釉色取胜,晶莹润泽如美玉、青翠无暇似碧泉是对龙泉青瓷的最高评价,以前古人能做到,现在我想做得更好!”在王传斌看来,龙泉青瓷的最高成就是似玉而胜玉。也许,这也正是王传斌一生的追求。
 

上一篇:关于刀和剑能不能砍铁丝的问题

 

下一篇: 龙泉市宏丰窑青瓷厂


丽水三宝网   龙泉青瓷  龙泉宝剑  青田石雕  关于我们
2012 丽水三宝网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003556号-1
最佳浏览分辨率为 1024X768 使用IE7及其以上浏览器 能获得最佳显示效果